分类 万达娱乐 下的文章

  客户端北京11月8日电 题:抖音5分钟人间1小时? 短视频刷屏背后的沉迷与觉醒

  作者:张曦 袁秀月

  上世纪70年代,艺术家安迪•沃霍尔曾对未来做出两个预言:“每个人都可能在15分钟内出名,每个人都能出名15分钟。”

  然而,在短视频时代,一个人出名可能只需要15秒。

  一段手指舞,几句翻唱,一个搞笑模仿片段,甚至一句话,都能让一个人迅速成名。

抖音小视频。网络截图抖音小视频。网络截图

  有网友相貌平平,只因录了一段“吴亦凡你好,今天我来到了清华大学”,就意外走红。

  有演员拍戏没出名,反而因为在短视频里,每句话后加上“真好”,成为人们竞相模仿的对象。

  有歌手一心想走音乐路线,但却凭借东北话+吐槽化妆品的风格,当上了另类美妆博主。

  人生果然是处处有意外,随时有惊喜。

陆超因爱说“真好”走红 图片来源:抖音截图陆超因爱说“真好”走红 图片来源:抖音截图

  有人试图找寻短视频里普通人走红背后的逻辑,但往往发现没有逻辑可言。

  豪车、豪宅、美女、明星的吸引力在下降,对口型表演、简易舞蹈、游戏视频、萌宠反而越来越火。

  其中的一些音乐,火得也莫名奇妙。

  它们不像以往那样靠歌手带动流量,如今往往是歌红之后,歌手还没等成名,就被堙没在无数的模仿者中。

人气主播冯提莫在表演“学猫叫” 图片来源:抖音截图人气主播冯提莫在表演“学猫叫” 图片来源:抖音截图

  “我们一起学猫叫,一起喵喵喵喵”;

  “你说你喜欢森女系,而我多了一个G”;

  “你知道我对你不仅仅是喜欢,你眼中却没有我想要的答案”;

  “哈哈哈哈哈打不过我吧,没有办法我就是这么强大”……

  你或许不知道是谁唱的,或许也没听过原唱,但在短视频的成百上千次反复洗脑下,这些文字不仅自带声音,还有各种画面。或搞笑,或伤感,又或剑走偏锋。

  不仅是你,可能你爸,你妈,你七大姑八大姨都会哼上一两句,这就是短视频的迷之魔力。

图片来源:豆瓣截图图片来源:豆瓣截图

  从2016年以来,短视频APP迎来大爆发,抖音、快手领头,火山、西瓜、美拍、微视紧随其后。

  它们正试图激发每个人表达传播的兴趣,从广告语也能看出——

  “每个人都值得被记录”、“记录世界,记录你”、“记录美好生活”、“分享生活,让世界给你点赞”……

  记录下日常生活,通过网友的点赞来证明其价值。窥探别人的生活,通过点赞来表达个人的喜好。

  两种形态交缠在一起,形成了一个修罗场,创作者绞尽脑汁博出位,15秒的视频甚至拍上数个小时,观众手不断上滑,或者双击点赞,或者长按表示不感兴趣。

  有人调侃:抖音5分钟,人间1小时。

观众可以表示不感兴趣 图片来源:抖音截图观众可以表示不感兴趣 图片来源:抖音截图

  《射雕英雄传》里,欧阳锋的蛇毒被视为天下第一毒。

  但短视频的毒,比蛇毒来得更笑里藏刀,更不露声色,毒性更巨。

  27岁的上班族杨冰说,刷短视频很容易上瘾,他们有时躺在床上,一刷就是几个小时。“以前天天没事就刷,尤其是我男朋友,晚上临睡前都得看。”

  34岁的全职妈妈孙慧说,每天晚上哄完孩子睡觉后,会刷短视频,“平时生活圈子太窄,想看看外面的世界”。

  60岁的曾梅则沉迷于制作彩视小视频,她和朋友们在上面分享做饭、旅游、聚餐、甚至广场舞的新动作。

图片来源:彩视截图图片来源:彩视截图

  美国心理学家亚伯拉罕·马斯洛在《人类激励理论》中提出,人类需求像阶梯一样从低到高按层次分为五种,分别是:生理需求、安全需求、社交需求、尊重需求和自我实现需求。

  显然,短视频满足的就是人们的后三类。

  不仅仅是中国人,全世界都被短视频的风潮席卷。2016年底,快手开始尝试国际化。2017年,抖音的国际版Tik Tok在日本、泰国、马来西亚等国家上线。上线几个月,就登上了日本App Store免费榜榜首。

  今年7月,抖音向外公布,其全球月活跃用户数已经超过5亿。10月份,快手也宣称,他们的日均活跃用户数达到了1.3亿,日均使用时长超过60分钟。

短视频APP。网络截图短视频APP。网络截图

  德国作家米切尔·恩德在儿童小说《毛毛》里写道,不知从何而来的灰先生,突然云集到了大城市,用美丽的谎言试图偷窃人们的时间。

  短视频何尝不是如此,尽管互联网公司认为这是消化碎片时间的工具,但时间往往大把大把地流逝。

  24岁的孙萌最近买了本书,最初她给自己的目标是每天看一小时,但后来短视频抢走了这一个小时。她说:“我想应该停止这样的状态了。”

  刚上大一的陈雨刚接触短视频软件没多久,在她的朋友中,刷短视频的并不多。到了晚上,她才会打开抖音看一会,一刷两个小时过去了,“啥也没学上,就看帅哥了”。

资料图:中山大学岭南学院MBA学子呼吁“放下手机,回归生活”。陈骥旻 摄资料图:中山大学岭南学院MBA学子呼吁“放下手机,回归生活”。陈骥旻 摄

  沉浸式的观看体验,更便捷的操作,更有趣丰富的内容,每个互联网产品都在为留住用户而做出大量努力。但另一方面,他们也不得不面对一个问题,那就是网络成瘾。

  因此,一场防沉迷活动很快拉开序幕。今年4月,抖音推出防沉迷系统,当用户连续使用90分钟后,系统将会提醒用户注意时间。一旦单日使用时长达到2小时,系统将自动锁定,用户需重新输入密码才能继续使用。

  不止抖音,从王者荣耀到谷歌、苹果、Facebook,许多互联网产品都陆续推出防沉迷系统。防沉迷不仅限于游戏行业,其对象也不再只是年轻人,而是各个年龄段。

  但这样有用吗?在网上搜索抖音,到处可见解除防沉迷系统的攻略。在互联网公司“既卖矛又卖盾”后面,更多需要网友自己的“觉醒”。

资料图:重庆一红绿灯处摆放“不做低头族、关注红绿灯”警示牌。 陈超 摄资料图:重庆一红绿灯处摆放“不做低头族、关注红绿灯”警示牌。 陈超 摄

  好在,这场“觉醒”比想象中来的更快。

  在当下娱乐社交方式不断更迭的当下,很多网友开始了主动放弃沉迷,直接卸载了短视频APP。

  20岁的大学生秦蕊说,“有时候就会莫名觉得玩手机好没意思,特别想出去玩,和朋友一起散散步,或者去图书馆”。

  30岁的上班族秦月迷上了密室逃脱,每个星期,她都会约上好友去玩一次。

  40岁的创业者陈宬则喜欢上了极限运动,“出去看看大自然,感受下生命的力量”。

  “这种都是娱乐消遣性质的,图个乐呵。”最近,杨冰和男友看短视频的频率也开始下降,他们已经过了那个新鲜劲儿,而且,他们还觉得,很多内容都差不多,不太好玩儿了。

  短视频里,很多人都爱说一句话:人间不值得。但当真正从美颜、滤镜、神曲里走出来,你会发现,人间哪里不值得,现实的人间明明更精彩呀!(完)

  足协高层透露联赛的一些改革方向  “3000万元工资帽”引震动 其实是误传!

  广州日报讯 (全媒体记者 张喆) 昨天,中国足协在武汉召开青训工作现场办公会议。会上,中国足协党委书记杜兆才透露:足协正在酝酿下赛季对职业足球俱乐部设置工资帽,同时可能会把是否拥有女足队作为中超俱乐部2020年的联赛准入硬指标。

  目前,中国足协已经明令中超中甲两级职业俱乐部必须拥有一线队和预备队外,还需要自主拥有U-19、U-17、U-15、U-14、U-13五个级别梯队。杜兆才昨天表示:“作为联赛准入条件,今后各俱乐部要配备七级、九级梯队。”

  中国足协目前正准备针对明年的职业联赛出台全新改革举措,改革的重点是实施俱乐部投入限额、球员工资限额和转会费限额政策,治理高价引援和国内球员收入过高等问题,抑制俱乐部非理性投资。在本次足协现场办公会上,针对相关政策的出台问题。杜兆才做出了相关回应,他表示,足协给各俱乐部设置的投入工资帽的调研已经接近完成,明年有可能就要实施。

  同时,杜兆才还透露未来国内中超、中甲职业足球俱乐部或将增加“拥有女足队”的准入门槛。杜兆才表示,“在女足方面,我们也要加大扶持力度,制定了铿锵玫瑰再造梦计划。今年年底可能将出台新规定,每支中超俱乐部在2020年要带一支女足队作为准入条件。”

  有意思的是,杜兆才昨天在会上的发言是脱稿讲话,里面提到各俱乐部未来扶持女足时,说了一个“年度投入3000万元人民币”的数据。结果,这个说法被一些媒体误传为“明年中超工资帽3000万元人民币”。这说法一传开,各中超俱乐部的负责人都惊呆了,毕竟3000万元人民币目前可能连一个外援工资都付不起。

  此后,不少媒体及时更正了“工资帽3000万元”说法。中国足协也通过官方微博否认了“3000万元”的说法。

  (首届进博会)“工业品代理商联盟”启动 助展商直通中国工业市场

  上海11月9日电 (郑莹莹)“工业品代理商联盟”9日在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上启动,旨在推动进口工业产品迅速落地中国市场。

  相关启动暨交易签约仪式当天在沪举行。来自美国、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瑞士、比利时、日本这8个国家的14家知名国外工业品参展商,现场分别与联盟平台方爱姆意云商,以及国内代理商签署了中国推广的战略合作协议,总签约金额达8000万美元。

  据悉,联盟将在中国联合上万家工业品代理商,与参展商进行合作对接。

  上海市商务委外贸发展处处长尤永生在会上表示,联盟需发挥好常年展示交易服务平台的作用,做好国外工业品参展商与中国国内代理商的精准对接工作。

  上海市经信委生产性服务业处处长何勇称,联盟有中国各地的行业组织、知名企业携手助力,将推动国外优秀工业产品在中国落地应用。

  上海市电子商务行业协会会长戴佩华表示,作为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授牌的“6天+365天”常年展示交易平台之一,365me将通过“工业品代理商联盟”这个平台,为国外工业品提供线上展示交易平台、线下城市展厅和产品服务中心等载体,共同打造开往中国工业市场的“直通车”。(完)